当前位置:广西健康生活网 > 健康频道(2013) > 今日焦点+健康资讯

淑女窈窕,遇彼于西_第十三章 追女孩不能要脸

盈佳国际w11com

心里明白是一回事,但真正面对又是另一回事。

希窕还没想清楚到底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傅西遇,她以为再见面时她可以淡然处之,但到底是高估了自己。

想不清楚的骆希窕又躲回了她的一亩三分地。

匆匆赶来,傅西遇好不容易重新见到了骆希窕,躲在楼上偷窥了一回,当着面见了一次,两次加起来说的话也不超过五句,傅西遇说不出的失落,对着骆希窕紧闭的房门死死盯着,俨然成了望夫石般的存在。

中间王姨来找过希窕一次,因着希窕那时正在自己房间里,王姨便没让小幺去叫她,随便说了两句就先离开了。

傅西遇一听是找希窕的,赶紧留心竖耳听着,他可没忘了纪辰说的希窕相亲这事,这大妈大姨的最喜欢掺和这些事了。隔得远听不真切,结合听到的只言片语和两人的神情,傅西遇七七八八的猜了个大概。

看样子,相亲是没成。

傅西遇两天来心情第一次放晴了,但一看到希窕紧闭的房门,傅西遇又有些不确定了。

希窕是因为这件事情伤心吗?

傅西遇这两年来第一次产生了危机感,希窕如果不喜欢自己了,怎么办?

纪辰回到客栈就看到某人生无可恋的一张脸:“怎么了这是?希窕还躲着不见你?”

傅西遇忧伤的点了点头。

纪辰顿时心里一阵乐呵,难得看傅西遇吃瘪,浑然不知其实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也是被希窕给躲了一回的。

“纪辰,如果……希窕不爱我了,怎么办?”

“不能吧?”纪辰也被问住了,细想之下顿时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能,毕竟以前傅西遇实在太渣太伤人心了,虽说心里有时候也觉得傅西遇有今天是他自己活该,但到底是自己兄弟,赶紧出声安慰,“你别胡思乱想,希窕心许就是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面对你,你总要给她点时间的。”

还没等到傅西遇做出反应,纪辰突然变了脸:“西遇,要是希窕现在真的对你没感觉了或者说不接受你,你要如何?放弃?”

要真是那样,他可不会帮他,就算是兄弟也白搭。

傅西遇也一愣,然后坚定的开口:“不,我会努力让她重新接受我。”

纪辰对这个答案还算满意,点了点头:“等着,我去帮你探探口风。”

希窕正窝在自己房间看电影,这是她近两年养成的习惯,每次心情不好或者思绪很乱的时候,就会一个人一部接一部的看电影,直到把思绪理清。

只是这一次,心却总是定不下来,越看心越乱,电影的内容是什么一点也不知道,满脑子回绕的都是“傅西遇”这三个字。

骆希窕自嘲的一笑,她大概是真的没救了。

希窕刚把电脑合上,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,然后就听到了纪辰的声音。

“希窕,睡了吗?是我,纪辰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有点事情想和你说说,你现在方便吗?”

纪辰安静的立在门外等待,不消一会便听见门内传来了些许的动静,果然,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。

希窕打开门后就转身走回到沙发上坐下,纪辰跟着走了进来:“这么晚了还没睡?”

“睡了你不就没法坐在这和我说话了吗?”

希窕的语气不是一般的冲,纪辰不用想便猜到了原因:“真不是我和西遇说的,我毕竟答应了你,肯定不会告诉他,是西遇他接手西水镇案子看资料的时候自己发现的,是不是很巧?”

“那还真是巧啊。”希窕表示对他的话持十二分的怀疑态度,“找我什么事?”

“其实也不是别的。”纪辰生怕希窕迁怒与他,也躲着自己,试探的不免有些小心翼翼,“只是你这两天天天躲在房间里,有个人心里很不好受啊。”

希窕平静的移开了视线: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当然是没关系啦,只是希窕,你这么躲着西遇,是不是,心里还放不下他?”

纪辰已经离开有好一会了,希窕却还是呆坐着久久无法回神。

拿起也好,放下也好,谈何容易?希窕不知道纪辰问这话是什么意思,更不想去知道是谁让他问的。放下了要如何,放不下又怎样呢?

有些事情虽然自己不刻意去提不刻意去想,可是并不代表它没发生过。

很多时候,即便是说了没关系,但其实也不是真的就没有关系。

傅西遇早上下楼的时候,正好看见希窕打开房门走了出去,傅西遇一阵惊喜,正准备迎上去,但在看到她手边的行李箱时,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的冷了下来。

“你要去哪里?”

希窕没想到傅西遇起的这么早,只是做好了心理建设的她早没了任何的惊慌失措:“我想我没这个义务必须告诉你。”

傅西遇猛地上前抓住她的手腕:“你又想躲开我?这次你想去哪?又想躲几年?”

“放手,放手!”

“我不放!”

希窕抽回自己手无果后,停止了动作:“傅西遇,我说过,我不会再见你,这辈子我都不想看见你,你给我放手!”

傅西遇怔怔的松开手,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受伤,不敢置信的重复着希窕的话:“你……不想看见我。”

希窕闭了闭眼,移开视线:“傅西遇,姜立夏不在,你弄出这幅伤心欲绝的样子给谁看呢?我吗?”

“希窕,我和姜立夏不是……”傅西遇急急的就想辩驳,却被骆希窕毫不犹豫的打断。

“傅西遇!”希窕放在拉杆上的手收紧,“你和姜立夏如何,与我无关,让开!”

傅西遇心里一阵刺痛,几乎快要喘不过气,原来,这就是心痛的感觉吗?

“不,你别走。”傅西遇张口,声音轻的没有一丝重量,“我知道你不想看见我,我走,这是你的地方,我走。”

傅西遇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她,仿佛要把她的样子刻在心里。希窕固执的移开了视线,不去探究他脸上的一分一毫。

骆希窕,你不能心软,不能!

小赵看着自家老板这去了外地一趟,回来后便萎靡了许多,整个人就像被抽走了生机,很有些行尸走肉的味道。作为一名称职敬业的秘书,在汇报完日常工作之后,还是关心的问了一句。

“老大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话音刚落,小赵便看见自己英明神武的老板蓦地红了眼圈,心下顿时一跳,这是咋了?他可没说什么呀。

“她说不想看见我,这辈子都不想看见我。”

她?女的?小赵又是一个激灵,不会是那个姜立夏吧?想到姜立夏,小赵脸上的神情淡了几分。

“姜小姐?”

傅西遇整个人无比的脆弱,忧伤的摇了摇头。

不是姜立夏,那是谁?小赵好说也跟在傅西遇身边好几年了,对他的感情状况不说十分了解,还是有五分了解的,除了姜立夏和希窕姐,老板好像也没和哪个女人有交集啊,难道……

“不会是希窕姐吧?”小赵话音刚落,就见自家老板的眼圈又红了几分。

“真的是希窕姐?老大,你见着她了?在哪儿啊?你怎么没带她回来?”

傅西遇忧伤的摇了摇头:“她不想看见我,讨厌我。”

可不得讨厌你嘛,小赵心想,两年前他还是个小助理,整天就是他陪着希窕姐的,希窕姐那几年怎么过来的,他比谁都清楚。

俗话说,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,大家都是男人,此刻的心情还是能理解几分的,小赵看着自家老板那副可怜模样,心下不免同情了几分。

“这女人啊,最喜欢说反话了,她说让你走其实是不让你走,她说讨厌你其实是想念你。”小赵想了想,开口说道,“希窕姐心里还是有你的。”

傅西遇的眼睛腾地就亮了:“你说真的?”

“女人应该都差不多吧。”其实小赵自己也不确定,为了增加自己话里的可信度,想了想又开口,“反正我女朋友就是这样的。”

“你女朋友?”傅西遇顿时来了精神,“你和你女朋友的事,说来听听。”

“啊?”小赵傻了。

听完小赵的追爱一二事,傅西遇总算是有所领悟,摸着下巴不住的感叹:“原来是这样的吗?”

“那可不。”小赵说的兴起,早就坐了下来,此时身子又往前倾了两分,像自家老板传授着自己的经验,“这追女孩子,没有别的,只有两点,一要一不要。”

“一要一不要?什么意思?”

“要真心,不要脸。”小赵很有经验的开口,“追女孩子切记要脸,一定要足够厚脸皮,女朋友生气的时候绝对要打不跑骂不走,不要脸的死赖在她身边,你要是听她的让你走你就走了,那妥妥的,完蛋!”

傅西遇顿时心惊:“怎么办?我这都回来了。”

“赶紧回去啊,希窕姐还是很爱你的,虽然这两年我不大清楚了,但也没关系啊,你可以重新把希窕姐追回来嘛,只要厚脸皮,绝对没问题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哎呦,我的老大啊,你可别可是了,自己喜欢的女孩自己不去争取给她幸福,还想着让别人代替你来给她幸福,这种人纯属脑袋有病,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,我喜欢的人我自己来保护她,你怎么知道别人是不是和你一样的真心,万一以后变心对不起她了怎么办?”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