乘欢妻下:首席的第一爱人!_002:我会是你想逃而又逃不开的人

清博大数据 2017/7/21 10:49:41 阅读:04

封煜承和死者文渝北是兄弟,文渝北死前,唯一爱的女人只有时欢,那条船并不是他想上的,而是因为人给他说,他的未婚妻在船上和另一个男人亲亲我我,于是他去了,可去了之后,再也没有回回来……

封煜承黝黑的双眸倒印出女人绝美的脸庞。

‘你是谁’,这三个字说得……疏离又冷漠,配上她本身的淡凉气质,总觉得如此高傲,不知不觉就已经和人拉开了距离!

封煜乘幽色的瞳孔,忽然升起了一丝兴致,点点亮光鱼跃于眼底。

这么装的女人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!水性杨花,又想坚贞不渝!那句话怎么说的,当婊子还想立牌坊!

视线从她的脸上挪开,再到左臂膀上那只妖艳而逼真的玫瑰上,唇起:“我叫——封煜乘,以后,可能……会是你想逃而又逃不开的人。”平生第一次,封煜乘对着别人介绍自己,尽管只是自报了名讳,也足够!

时欢墨色的瞳仁里有一丝若有似无的异样滑过,然,也不过片刻罢了。

“我这一生想逃又逃不开的人,是我自己!”转身,无视于自己一身的单薄,无视于这寒风大雪,傲慢又大气,走了几步,又听到身后男人好听的男中音。

“文渝北给了他的未婚妻一个价值连城的戒指,既然来结婚,怎么不见戴?”

时欢转身,雪飞漫舞,在两人之间飘扬,她看着这个俊美的男人,对上他犀利又精锐的双眸,那深邃得好像能洞察一切。

“怎么,我没戴戒指,你想为他打报不平?”

男人眼前掠过一串雪花,阻挡了他眼里泄露出来的光芒,他没有开口,女人道:“戒指就在墓里,我把它埋了,有种,你刨了它!”

转身出去,裙摆拖在雪地里,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,一头青丝泄下,一袭白纱,若仙女下凡,不染俗尘,仙风道骨。

男人站在后面,目送。

深眸微眯,一丝讳莫如深的精光渗透出来……女人越烈,男人越喜欢,这种模式,上下五千年,从未改变过。

这个女人,就像是带着刺的玫瑰,他要一根一根的拨下来!

……

时欢出墓园,刚刚走到门口,迎面就跑来七八个手拿照相机和录像机的人。

时欢脚步一顿,对待这种人,她下意识的就是反感和排斥:“站住!”沉声一呵,七八个人瞬间一停!

然而不过一秒过后,他们对着进欢的背后嘶地一声……

紧接着开始发问:“小姐,你是谁?你是封总的女朋友么?”

“封大总裁终于有女朋友啦?”

“小姐你们是情侣吗?”

耳边极吵,时欢拧起了秀眉,脚抬起,往下一踩!雪花从脚两边溅开,衣衫飞舞,冷艳的气场瞬间袭来!她冰冷的眼神一一扫过他们,一众人竟然都不约而同的往后退。

女人一步步的把他们逼下了台阶,开口:“谁说我和他,是情侣!”

永利娱乐城优惠活动.
版权声明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阅读量: 61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