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bet365是个什么网站 > 四年级

小丞大界,霸道少将小娇妻_第二章 庄生晓梦

字数:97字 时间:2017/7/21 12:27:17 点击:281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二章庄生晓梦

周筱觉得好多年没睡过这样舒坦的觉了,舒坦到像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来。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同时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!

“小小,小竹子,小懒虫,醒了吗?醒了就起床喽!”

“嗯!小竹子?谁在叫自己小竹子!”

周筱的名字是由父亲周海正给取的,其中的“筱”字具有“小”或“小竹子”之意。由于周海正喜欢宋苏轼的《于潜僧绿筠轩》的诗句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。人瘦尚可肥,士俗不可医。”所以就给周筱取了竹的引申意“筱”这个字。

“这个只专属于父亲对自已称呼的小名儿,自从父亲走后,就再也没有人叫过自己了!”一股心酸由然而至,控制不住的,有泪水从周筱还没有睁开的眼角溢出。

“呀,爸爸的小竹子这是怎么了,是不想起床吗,怎么还哭上了?”紧跟着身子一个悬空,很快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又有些坚硬的怀抱。

熟悉又很久远的声音——对,是父亲的声音,那个让周筱思念终生的声音!周筱似乎还闻到了夹杂着淡淡烟草味儿的那独属于父亲的味道!

周筱猛的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,是父亲英气勃发的面孔,身上穿着一成不变的灰色中山装套装,脚上是一双半旧的手工纳的千层底条绒面松紧口布鞋。周筱从上看到下,再从下看到上,闭上眼再睁开,再闭上再睁开,反反复复的几次,确认面前的的确是自己的父亲。

“是梦吗?对,是梦!父亲都走了二十几年了,怎么还会出现,而且还是这么的年轻。父亲一定是来召唤自己了,真好!终于可以不必再忍受这人世间的苦痛,能够去天堂和他一起团聚了!”想到这点,周筱一颗酸痛的心瞬间又滑过丝丝缕缕的欣慰。

“小竹子,是不是睡糊涂了,连爸爸都不认识了呀!”

内心挣扎了数秒,周筱再次睁大了眼睛,使劲瞪视着仍显现在眼前的属于自己父亲的那张年轻的脸,下意识的伸出手,放在父亲的脸上,轻轻的捏了捏,再捏了捏……“嗯,是软的,是温的!”,周筱心里想着,嘴上不自觉的就说了出来。

“扑哧,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周海正再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,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儿!

周海正的大笑带动着胸膛跟着一颤一颤的振动,周筱这才感觉到此时是被父亲整个抱在怀里的,心里不禁又是一阵的发懵,伸出手放在自己眼前,整个人再次惊愕!

这是一只接近于婴儿大小的手,虽算不上肥胖,但手背上还是略带着婴儿肥的小窝窝。再往上,细细的只有两三岁孩童的小细胳膊,是的,只是两三岁的样子,因为自己现在整个是被父亲抱在了怀里。

周筱把一根手指放在嘴里,试着用力咬了一下……咝,真疼!难道不是梦,真的不是梦吗?周筱瞬间觉得世界错乱起来,整个人仿佛陷在了混沌的泥潭里,拔不出来,似乎马上就要窒息在了里面!

周海正终于感觉到了周筱的不对劲,停止了大笑,“小竹子,怎么了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快跟爸爸说!”接着,一双略带薄茧的大手放在了周筱的脸上,然后放下手,又用自己的额头紧贴上周筱的额头,紧张的试探着温度。

当耳边传来一声声的呼唤、当脸上传来薄茧的划触带来的微微刺痛、当感受到额头触碰到的温度……周筱缓缓有了丝清明,现实还是梦境,不再管她,周筱知道,起码此刻终于停靠到魂牵梦萦的避风港。

用两条纤小的手臂紧紧搂住父亲的脖子,周筱放声大哭——哭父亲的英年早逝、哭母亲的无语哀伤、哭哥哥瘦弱的肩膀、哭自己凄凉短暂的人生……哭父亲走后,母子三人的悲痛和面对生活窘况的无力;哭哥哥紧紧攥着母亲用卖血换来的学费,眼睛变得赤红;哭母亲在精神失常后,光脚走在冬天的雪地上,嘴上不停念叨着父亲的名字;哭自己独在异乡面对丈夫的背叛、小三儿的欺凌、身患绝症的无望……

周海正看周筱突然大哭,而且哭的声嘶力竭,立刻慌乱起来,抱着周筱不停的在地上来回转圈,边转边轻声细语的哄着:“爸爸的小竹子,小乖乖,不要哭了啊,哪不舒服和爸爸说,爸爸带你去看医生!不哭,不哭啊!爸爸带你去买糖吃。哎呀!连外衣还没穿呢,我们先把衣服穿上,不然会感冒的。”周父连忙腾出一只手来,拿起放在炕边的一件黄底白花双肘处带着补丁的棉布上衣,和一条红色粗棉布背袋裤,熟练的给周筱穿上,接着又抱起来摇着、晃着,轻声哄着。

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周筱好像将自己一生的委屈都倾泄了出来,终于慢慢停止了哭泣,将头慢慢的抬起,认真的看着父亲,由于刚刚哭的太厉害,还时不时的抽噎一下“爸……呃……爸?”

“哎!小竹子,告诉爸爸怎么了?”

“爸爸?”

“哎,宝贝儿,爸爸在呢!”

“爸爸?”

“哎!”

周筱一遍遍确定着父亲的存在,周海正就一遍遍不厌其烦的答应着!

庄生晓梦,晓梦庄生!这时的周筱,有些不确定了,自己好像真的是回到了小时候,好像是重生了!

“是上天也觉得对自己的残忍和不公,来补偿自己了吗?”周筱雀跃着,心都跟着要飞出来,又一次双手紧紧搂住父亲的脖子,把头窝在他温暖的颈间,用脸颊在上面不停的磨蹭着,一遍又一遍的叫着:“爸爸、爸爸……”

周海正因为周筱的磨蹭,而痒痒的直呵呵,反过来也用脸来蹭周筱的脖子,周筱也被痒的咯吱咯吱的乐的像只小老鼠。顿时,父女俩的笑声充满了不大的房间,还有整个不大的房子!

“远远就听到你们父女俩的笑声,什么事,让你们这么高兴?”刘玉凤清脆爽朗的声音由远及近。

周筱转头,看着微笑着走进屋来的母亲,这时的母亲还显得那么的年轻,身着天蓝色的确良小翻领上衣,下身穿一条同质地已经洗得泛白的黑色裤子,脚上一双青色灯蕊绒带攀带的布鞋。依如旧日时光中乌黑油亮的干练短发,与后来在父亲去世后,几乎一夜白头、声音变得暗哑的那个母亲判若两人。

多少年没有在母亲脸上看到过笑容、多少年没再听到过母亲宛转动听的嗓音、多少年没有见到过母亲轻松从容的步履……

周筱再次泪意朦胧了双眼,松开搂在周海正脖子上的双手,转身向刘玉凤扑去“妈妈,妈妈,妈妈……”

“哎哟,我的小祖宗,你慢着点儿,摔着了可怎么办!爸爸抱着你不就行了,还非得让妈妈也抱抱,都是大孩子了,还这么爱撒娇!”刘玉凤虽然嗔怪着,可说出的话里满满都是宠溺,抱过周筱,在其脸上狠狠的亲了两口。

“这小家伙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,醒来哭的厉害,我也是哄了好一会儿才好,这不,看见妈妈回来了,转眼就不要爸爸了!”周海正略带醋意的报怨着。

“看你多大的人了,还吃女儿的醋,怎么不说小小从生下来就和你最亲,连我这个当妈的都是要靠后站的,我都没说什么呢,你还报怨上了!”

“我的小竹子当然是和我最亲了,对不对呀爸爸的小竹子!”周海正从刘玉凤怀里抢过周筱,在周筱的脸上连亲了好几口。

“爸爸,妈妈,我回来了!”

朝霞的薄光透过窗棂上的玻璃,泼洒到周天的脸上、身上,那个同样穿着一套灰色小中山装,在金光中走来的小小少年,曾在周父临终前拉着周父的手说“爸爸,把妈妈和妹妹交给我您就放心吧,我已经二十岁了,已经是成人了,我一定会把她们照顾好,把这个家撑起来!”然而现实无奈,有多少的猝不及防是这个瘦削的肩膀所不能扛得住的!再一股的酸意涌入胸间,周筱拼命忍住马上又要泪奔的冲动。

“周天回来了,在红军家写完作业了?你哄着妹妹玩一会儿吧,好不容易等到你们周末休息,我得和你爸爸把猪圈门修一修。”

“知道了妈妈,等我把书包放好,就来哄妹妹。”周天答应着,回到自己的房间把书包放好就出来找周筱。“来,妹妹,哥哥带你玩儿!”

周父蹲下身子,拿过绣了花的小布鞋给周筱穿上后放她站在地上:“小小,跟哥哥去玩儿吧,要听话知道吗!爸爸得去干活了。”

周筱点了点头,把手放在周天伸过来的掌心里,随后被周天并不算大的手掌包裹起来,酸涩幸福顿时溢满心头!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作者招募 | 作文专题 |
Copyright©2010-2014 www.23g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 . 蜀ICP备7243986号-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