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君绝宠:神探皇后太嚣张_第一百三十六章 血浓于水

2017/7/21 18:28:57 来源:中国新闻网

 88必发combifa98_com,

“麻烦帮我通传一下,我要见云大人”

林灵看着门口的站得笔直,面无表情的两个守卫,深呼了一口气,说道。

她是趁着景晗又去和太子议事的空档偷偷跑出来找云晧的。昨夜景晗和她说了祭祀大典的事,她也是那一刻才意识到她这个身份的重要性,不管云帆是的是否是真的,于情于理她都必须去承担那一份责任,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景晗口中所说的那些怪物嗜虐百姓。

只是,从景晗的情绪来看,恐怕这个祭祀大典没那么简单,或许会危及到她自己。权衡之下,她还是暂时将孩子的事先瞒着,顾风那边今日早上她也要他暂时瞒住,等她想到解决之法再说罢。纠结了许久,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身影,百年前那场大战她一直是断断续续的记忆,大抵能拼凑出景丹棱和云歌的相遇相爱过程,却始终无法获知当年那场大战的起因是什么,云歌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?最后推她下城楼的又是谁?

她想到了那个人,百年的事如亲临其境的人还有一个,当初的云歌是怎么以一己之力平息两方战争的,或许他比她更清楚。但,她也知道景晗与他之间的恩怨,这一时半会也没办法了了解,所以她只能选择瞒着景晗来见他。

“这位大哥,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?”

趁着一人去通传之际,林灵看向站在门口守着的玄衣男子,眼底闪过一丝疑虑。

解墨眸光闪烁了一下,敛了敛眸,“夫人,前几日是我去请您和公子来见大人的”

林灵心里还是觉得不太对劲,还想开口的时候,门口传来声音,“夫人,大人请你进去。”她想到自己的目的,还是放弃了追问,面对大开的门走了进去。

“嗤——你们夫妻俩果真有意思,一个昨晚刚走,今日又来一个”果然未见其人先闻其声,隔着朦胧的屏风,如前几日一般,林灵看见一个身影半倚在软塌上。

“景晗昨晚来过?”她绕过屏风,走到一旁的凳子坐下,惊诧的问道。

“怎么,他没告诉你?想来你们的关系也不过如此”云晧看向从走进来就毫不顾忌,施然落座的林灵,眸间暗光闪过,趁机落井下石。

林灵并不理会他,径自问道:“你和他说了什么?”想到昨夜景晗那失神的模样还有眼底深深地挣扎和恐惧,难道是云晧又说了什么话刺激他了吗?

云晧倒挺佩服她现在淡定自若的样子,现在想来,之前在四国大会上,虽对那个背影只是惊鸿一瞥,但其实也就那一眼,他便确定了文试的魁首非她莫属。因为她无形间散发的淡然从容,总是在不知不觉间能安抚人心,让人心悦信服,就像百年前的云歌一般。

“我说,祭祀大典上义父的野心和阴谋我可以与你们联手阻止,当然,也只有我你们才会有胜算,但条件是你……”景晗没告诉她这个,他并不意外,不过,既然林灵都找来了,他也没义务帮他瞒着,更何况,他倒想借此看看他们到底要怎么做。最好是一个舍爱取义,一个爱而不得,正好称了他的心。

林灵沉吟了一会,淡道:“景晗不会答应你”轻淡的声音却透着她笃定坚决的语气。

云晧深深地看着她一双明亮的大眼,眸底里沉淀着的坚定不移的信任,瞬间让他觉得有些刺眼。微微沉眸,“他不会答应,不代表你不会”他笃定的开口,幽深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,以她的性格,不可能坐视不管。

“我是不可能坐视不管,但为了所谓的大义去牺牲小我完成大我”像是才到允浩的心思一样,林灵不以为然的开口,看向那张与景晗如出一辙的脸,忽然叹了口气,“皇兄,其实你心里很清楚,我不是云歌,你也不是景丹棱,你又何苦拿那些前尘往事来折磨自己?这些年景晗他们是亏欠了你,却也是被有心人利用,真正的罪魁祸首应该是你的义父。”

云晧被林灵那突然间的一句“皇兄”唤得有些怔愣,可却在听到她后一句话回过神来,眼底魅惑之色骤然消失,涌上一层暗潮,他冷声开口:“一句被有心人利用就可以抹掉我这些年生不如死的折磨吗?义父是罪魁祸首,但若是没有他我也撑不到今天。”

“林灵,有云歌的情分在,我不会动你,但是你今日来的目的若是想为景晗父子说情的话,那就请回罢,但还是那句话,若不想看到三月十五祭祀大典变成活死人的炼狱,我劝你还是慎重选择的好,还有……”云皓危险的眯了眯眼,“我的亲人只有义父,没有妹妹也没有弟弟”

林灵淡笑一声,对他话里的威胁不为所动,目光炯炯的儿看着他,“皇兄,你口口声声说要报复景晗和父皇,实际上只是因为你放不下罢,你恨当年父皇在你和母后景晗间放弃了你,你恨景晗拥有本来你也拥有的一切,可是自从六年前你设计让父皇沉睡之后,你的心就好过了么?”

她无视云皓越来越阴沉的脸色,继续说道:“其实你有很多机会可以报复景晗的罢,几个月前天元京城发生了一桩骇人听闻的杀人掏心案,虽然凶手已经自尽了,但是却有一人不见了踪影,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当初那个医馆里的学徒就是如今门外站着的其中一人。

还有,更早之前琉珞郡主身边的婢女秋叶的死,凶手最后莫名其妙的死在了押送回云国的路上。或许这件案子和当初路向南那件案子真正的幕后主使人都是你吧,前者你想让天元和云国之间的关系恶化,后者又想趁着四国大会来临之际,让天元在其余三国面前丢尽颜面,还有玉贵妃的事,其实,这一系列事情确实足以证明你对景晗父子深恶痛绝。

只是,我却觉得以你对景晗的了解,不会不知道那些案件对景晗来说不过是小打小闹把戏,与其说是报复,不如说只是让他不痛快罢了。或许,连皇兄你都不清楚自己的心,从六年前父皇沉睡之后,你时时观察着景晗和母后的动静,血浓于水,你的恨意早已慢慢消失了,有的,只是不甘罢了。皇兄,你说我说的对吗?”

88必发combifa98_com(完)

 
编辑:陈建

中国新闻社北京分社版权所有::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
主办单位:中国新闻社北京分社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南街93号 邮编:101037
 技术支持:中国新闻社网络中心